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巍澜】迷灯之塔(民国AU)

第六章


  张老爷子的死状比他闺女还要惨,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四肢都被拧断,只有一点儿皮肉相连,床上的棉被浸泡了血又被风吹干,硬成一片,黑红色,看着吓人。


  张家的三个儿子除了最小的被养在府里,剩下的两个都在外地。老大是正房夫人所出,老二则是二姨太生的。

 

  如今府里管事的成了张宏盛的二姨太,二姨太是个吃斋念佛的女人,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十几房数她最镇定。

  

  赵云澜差人寻了个空挡过去告会二姨太,府里的大小姐也死了,他们特调处带回了尸体,看二姨太什么时候方便派人来认领一下。

 

  约莫了过了七天,张宏盛的大儿子回到张家,此时张家的几具尸体正准备陆续的下葬。听...

2018-09-01

【巍澜】迷灯之塔 (民国AU)

 第四章

  码头聚集了不少的船工等着接活儿。远远的见两艘船朝着码头驶过来,有眼尖的一下子就认出了那居然是抠门老三的船。

  赵云澜犯了困躺在船舱里,枕着胳膊眼看着就要睡过去。忽然感觉船剧烈的摇了一下,出去一看,一个精瘦的汉子淌水下河,此刻正握着一根竹竿儿,瞪着一双眼睛好像快要喷出火来。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偷我的船!”

  听完这人的一声质问,赵云澜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是借。”赵云澜咳嗽了一声,“老哥这话说重了啊,这借怎么能说是偷呢。昨晚事出突然,没来得及登门说明情况,是我的错!我在这儿给您赔不是了哈。”他在衣兜内侧里摸出几块银元,跳下船对抠门老三示好,三言两语赔完不是...

2018-08-31

【巍澜】迷灯之塔


前文点我

第二章

    这边赵云澜刚谢绝完张宏盛邀请他留下来留宿的好意,黑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进来,扯着他的裤腿让他赶紧走。

  一人一猫走出张府来来到一个不甚起眼的小杂院。院子里杂草丛生,几株爬上墙头的植物大有把这院子变成自己地盘的架势。

  赵云澜踢开堆在墙边的几条长木凳,这个院子看起来已经废弃了很久,但偏偏里面还有相当浓郁的“人气”,但这“人气”是死的还是活的,不太好说。

  大庆已经恢复了人形,他顺着赵云澜的动作看过去,一脸嫌弃的说道,“老赵,我说你能不能每次一查案就跟土匪过境似的?”

  长凳七零八落的散在一边,露出了一个土包,...

2018-07-31

【巍澜】关于日常的几个小甜饼

看完大结局太难受了,自己磕点儿甜饼缓缓

  1.关于停电

  大学路9号这一片维修设施,断电断的突然,赵云澜回家的时候被那黑布隆冬的景象给吓了一条,沈巍晚上还没回来,赵云澜翻找出身上的钥匙好不容易开了门,手机里来了条短信。

  是供电局发的,断电将持续两个小时。

  赵云澜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觉得就这么等着也不行,想起来上次特调处里汪徵桑赞两口子用剩下的蜡烛好像被大庆给叼回家了,于是他从客厅找到厨房,从厨房翻到卧室,最后可算是是衣柜里找到了。

  沈巍回家一推门,发现赵云澜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旁边是一截快要烧完的红色的蜡烛。

  他想起来赵云澜说,以后要是早回家一定会给他留一盏灯...

2018-07-25

【巍澜】迷灯之塔

民国au,建国前还能成精的设定


  第一章


  “你杀过人吗?”


  “你知道血溅在脸上是什么感觉吗?”


  “你有没有......亲眼见至亲之人死在你面前?”


  深夜,赵云澜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梦里犹如鬼魅的声音一直在他耳畔萦绕。被噩梦惊醒后,他发现自己愈发的睡不着了。


  船还在水上不急不缓的飘着,撑篙的船夫已经在一旁阖着眼睡了过去。赵云澜从船舱里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天上半圆的月亮,他这几天总是睡不安稳,莫名其妙的梦做了一个又一个。


  是什么原因呢?赵云澜自己也说不明白。


  一个月之前,特调处收到了一封信,信中简明扼要的说明了承县的张家出了...

2018-07-24

【巍澜】震惊:赵处长尾随部下去相亲究竟是为哪般?

      人物属于P甜甜,OOC属于我


  巍澜不拆不逆,请勿上升真人。


  祝大家食用愉快!


——————————————————————————————————————————————————————————————————————————————————————


  1.


  “哎呦我去,我当这是谁呢。”郭长城的后脑勺被来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怎么,你也被逼过来相亲?”


  “赵处?!!!”


  “对,是我。”赵云澜拉开他面前的凳子坐下,一双手闲不住的拨弄面前的咖啡杯,“这么惊讶干嘛?”...

2018-07-21

我tmd真是傻了,睡觉不去图书馆居然回宿舍,那里是睡觉的地方吗?卖菜的菜市场吧,呵呵

2018-05-11
1 / 4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