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酒鬼(兄弟年下短篇,he)1

镇西街有家卖酒的,口碑不怎么好,但每天去买酒的人确是非常的多。

清晨一大早,刘源穿戴好衣服后朝着里间的屋里吼了一句“哥,我走了,中午不回来吃,你自己凑合着吃点儿!”未了又加上一句“别再去喝酒了!”

老刘家是镇子上很普通的一家,几年前俩口子带俩个孩子回老家省亲,半路出了车祸,俩个孩子被夫妻俩死死的护住捡回了命,夫妻俩却把命双双交代给了阎王。肇事者逃逸,俩边的亲戚一瞅这么个事儿,再瞧瞧俩个孩子,都默契选择了沉默。

当哥的刘振是个懂事儿的,爹妈没了之后便辍学打工供弟弟读书,弟弟刘源也争气,考上了一个好的大学后一心一意的读书。

刘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粘上了酒,现在嗜酒如命,活脱脱的一个酒鬼。昨晚和镇西街的混子们喝了一夜,现在还不大清醒,刘源的话他也没听见。

手机一惊一乍的铃声把刘振给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顺手把手机摸过来,“振哥,你今儿个咋回事啊?都几点了还不来?”

刘振听见电话里尖锐的女声后脑子里有点懵,半响反应过来,好像之前答应过个女的去帮忙搬东西,结果昨天喝大了。

“抱歉抱歉,我现在就过去。”

“那你快点儿呗,再迟会儿都弄不完了。”

刘振骑着他的电三轮车,绕过几条街,最后停在了一家烧烤店门口。一个女人从里面出来,上身很随意的搭了件外套,里面的胸罩若隐若现,刘振看的清楚,脸上的面皮有些微微发红。

“怎么跟个木头似的,刘振哥,过来啊。”女人把头发向后一笼,然后对刘振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进来。

刘振下车,把三轮车锁好,跟着女人进去。店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几个桌椅板凳和烧烤炉堆在角落,女人朝着那些东西一指“就这儿的几件儿,麻烦你了,刘振哥”。

刘振没作声,把东西一件件的搬出去,来回的几趟全都倒腾在他的车上。最后的一趟搬完,女人跟着他走出来关上门,如释重负般的吐了口吐沫。

“去小康街李子那儿,价钱到了再说。我先自个儿坐公交去。”女人看了看塞的满是桌椅的三轮车,朝刘振挥了挥手后往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走去。

刘振打开锁,骑着车往小康街走,这是他的生意,他重复了不知多少次的生意。

刘振高二辍了学,用家里的存款出去和人做生意,没想到被人骗了一大笔钱,那段时间他都不敢回家面对弟弟,走投无路的时候看到了几个拉货的司机,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萌芽,之后他卖买了辆三轮车,开始了他此后的生活。

评论
热度 ( 4 )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