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原创】大王和小王

又名《我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揍死这个臭小子的手》,尝试一下第一人称,发现自己还是比较习惯写短篇

  1.我第一次见到那个臭小子的时候他正躲在橱柜后面哭,哭的撕心裂肺,生怕他老子不知道他在嚎。

  过去问他怎么回事,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我说,“你经历过绝望吗?”

  忽然很想和他爹一样把这个臭小子给暴打一顿,让他好好说人话。

  这小子是我的顶头上司王哥的儿子,王哥早年和老婆离了婚,留下这么个祸害人间的小子,大名叫王一宸。他哭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智商爆表,那个辣鸡学校和学校里愚蠢的人类已经无法满足他求知的欲望了,so...他决定转学外加跳级。

  王哥事先和我叨叨过,王一宸比同龄人晚上一年学,上小学的时候就让他跳过一级,谁知这样的经历给王一宸从此留下一个‘我很牛逼,我超厉害,数学考了十分是因为那个愚蠢的凡人不懂得如何教我这个天才’的概念。

  “他这样我也没办法,简直就是我祖宗,动不动就哭,完全没有我小时候那...咳咳,扯远了,我呢,知道小王你是刚毕业的高材生,就想让你帮哥带几天,顺便把这孩子好好教育教育,不听话你就揍他,反正你不是他爹不用心疼,打的这小王八蛋服服帖帖的。要是能成,哥就把下年度的奖金全都给你。”

  王哥给我交代完他的任务后抽了一根烟,我一听下年度的奖金,之前心里的埋汰劲儿全没了,人毕竟犯不着和钱过不去。

  赶紧溜到橱柜那边,看看这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见我来了,又开始一抽一抽的酝酿着眼里的泪水。

  小子挺精的啊,可惜这招对我不好使。就像王哥说的,我不是他爹不用心疼他。

  大概是发现了我和他爹过去找来的那些妖魔鬼怪不一样,他把脏兮兮的袖子在脸上一抹,立刻换上一副凶狠的表情看着我。

  小鬼就是小鬼,不知道他瞪着那双肿的就跟核桃似的一双眼睛瞪人有多么的可笑。

  我上前摸了摸他的头,手感不怎么好,一抓一手油。

  可能单身爸爸带出来的小孩都有这么的名为邋遢的通病。

  我想起我小时候也是这样,老爹不怎么管我,每天我就跟是下井挖煤的工人一样,自己还觉得无比的光荣。

  “老是告诉叔,为啥要转学?”

  “他们不懂法,还是一群麻瓜。”

  这孩子,怕是脑子有点问题吧。就这还跳级呢,不留级就已经是上天开恩了。

  不过我小王是谁,这小子再难对付有我我姑妈家的那对雌雄双煞难搞吗?要不是王哥来找我,我都快忘了自己本科学的是小学教育。

  把这小子拉起来带到王哥跟前,拍着胸脯保证,王哥你就放心的走吧,不出一个礼拜,这孩子就让我给您教育好。

  然后我并没有意识到,我被王哥给忽悠的白给他带了好几天孩子。

  把他领回家的时候,小区里看门的张大爷看我的眼神立马就不一样了。

  路过楼下的刘婶超市时,臭小子嚷着要吃冰棍,给他拿了个奶油味的还不行,嚷着要草莓味的。

  草莓味,这小子还挺懂哈,六种口味的冰棍只有草莓味的不是和着糖精的白开水给冻成的。

  住我对面的那个小李正好下来买烟,看见我带着这么个孩子,当场就说了句让我想揍瘸他的话:“我靠,小王你小子都这么大了,真看不出来啊。”

  2.这小子是个人精,和我回到家后里面乖乖坐好,还把那根被他咬了一半的冰棍伸到我跟前让我吃一口,不过当我看到冰棍上面隐约带着他的口水时,我果断拒绝了。

  给他打了盆水洗头,走的着急也没给他带几身衣服,算了,就先掏钱买一身吧,就当是我这个当叔的给孩子的见面礼吧。

  王一宸的头上裹了块毛巾,坐在沙发上晃着那两条腿。

  其实这小子细看的话还挺好看的,完美的避开了他爸身上的小眼睛,塌鼻梁,还有那张大饼脸,不过有一点让我确信了这是王哥的亲儿子,他和王哥的嘴角都长着一颗痣,过去的媒婆都长着这东西。

  等他头发干了,我很严肃的和他进行了第三次对话。

  “为什么要转学?”

  “他们欺负我。”

  嘿呦,有门。我赶紧一鼓作气继续问下去。

  “谁欺负你了?为什么不去告老师?”

  “班里的二胖,老师说我活该。”

  我一听就气了,现在的老师怎么能这样作践祖国的花朵呢?

  “二胖为啥欺负你?”

  王一宸忽然闭了嘴,跳下沙发跑到我跟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在我腿上,一口就咬在了我的耳朵上。

  那天我惨烈的叫声回响在整个楼道里,久久都不能停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被基佬给强奸了。

  带孩子把自己给带到医院里,我可能是普天之下的第一人。不过托他的福,在外地的王哥知道后,立刻让人事部给我准了好几天的假。

  臭小子那一嘴牙真是太狠了,疼的我连续好几天都没缓过来。不过我到最后还是没揍他,因为他告诉我,他和二胖玩游戏,谁输了就得接受惩罚,二胖那沙子眯他眼睛,他就咬了二胖。

  那为什么要给我来一次情景再现呢?王一宸给我的答案是,他看着我的耳朵,饿了。

  饿了?忽然还是想揍他。

  晚上下了雨,王一宸窝在我的床上哼哼唧唧的让我过来陪他。

  行啊,正好我也不想再去睡那个硬邦邦的沙发了。

  王一宸怕打雷,缩在被子里捂着耳朵,看着这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我一手揽着他,闭上眼睛听着雷,居然也就睡着了。

  半夜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什么小东西在咬我,疼的赶紧睁开眼一看,好家伙,王一宸趴在我身上啃我脖子,一口接着一口,还带舔的。吓得立刻把手边的台灯打开,把这小子推开,他好像也醒了,半睁着眼问我:“叔叔,你见我的草莓冰棍了?”

  我觉得我没把他打死就已经是好脾气了。


评论
热度 ( 2 )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