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何必

来到了这阴曹地府,就得先喝一碗孟婆汤,过了这奈何桥,过了这忘川,再过了鬼门关,然后就能去投胎,可如果心有执念,一直放不下的话,他就会变成一个鬼魂在这里飘荡,若是有那么一天他放下了心中的执念,也就随波逐流的喝汤过桥过河去投胎。

苏越本来是个很普通的小鬼,只因心中的执念太强大,就算是喝了孟婆汤也过不了这奈何桥,可惜虽然是个鬼,却把什么都给忘了,这样也好,无欲无求,也乐得个潇洒。

但凡是鬼,他就不能闲着,这天上头给苏越派下了这么一个任务,好好劝劝那几个不肯喝孟婆汤的人。其实这孟婆的手艺要论良心来说是真的不错,一碗汤喝下去,一了百了,多好。

苏越委婉的规劝面前的这对小两口,“若真是有缘,不妨喝了这孟婆汤看看下辈子是不是还能继续相见,死缠着不喝汤对谁都不好,你们说对不对?”小两口对视一眼后一人一碗干脆利落的喝完。

看着他们分道扬镳越走越远,“给我来一碗,有点儿渴了。”“渴了去忘川喝水,不要在这儿浪费了我辛辛苦苦煮的汤。”话虽这么说,可孟婆手里却依旧给他舀了一碗。

“你的执念究竟是什么?这么久了都还没见你放下,我这汤对你来说好像一点儿用都不管。”

“我记不清了。”

忘川边上的彼岸花一直都是一道十分亮丽的风景,只是这河里的游魂在彼岸花的映衬下愈发的凄惨。苏越很庆幸自己没有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究竟是为什么呢?听小鬼说,好像自己死的时候魂魄都散了,或许这也是自己无法轮回的一个原因吧,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过去的就都过去吧。

还没来得及再看一眼那朵开得极为妖艳的彼岸花一眼,苏越再次被召唤到孟婆面前。

眼前的人很安静,接过孟婆的碗后一声不吭的扔在地上砸个粉碎,忽然觉得当初没有像他这么做而是端过碗一口气喝了个干净还这是蠢。

苏越看到孟婆的整张脸都黑了,“不喝汤没关系,可你为何要砸碗?”

“有执念在心中,恕我不得不这么做。”

得,又是一个执念缠身的人。看的无趣,苏越默默的离开了。

几天之后偶然在忘川河边又见到了这个人,他也喜欢看彼岸花,或者他没有看花,在看河。

“你在看什么?”

“找人。”

还想问点什么,就被孟婆再一次召唤走了,苏越觉得,这几天孟婆的脾气格外的不好,不知是为何。

这回拒绝的是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姑娘。“小妹妹,快喝了吧,这汤一点儿都不苦。”

“可,我不想忘了爹和娘。”小姑娘瞪着黑黑的一双大眼睛,脸色苍白,身上的衣衫上有些许的血迹,苏越别过头不去看她,“喝了吧,下辈子记得投胎找个好人家。”家穷将十三岁的女儿卖到青楼,被包下初夜的小姑娘活活被折磨死。苏越不明白,这样的爹娘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又过了几日,苏越拎着一壶子好酒打算找个好地方好好喝一顿,方解这几日的劳累。

“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

“听说你之前是个修仙的掌门。”

“你还记得?”

“我已喝了孟婆汤,什么都忘了。走的匆忙,没带杯子,我去孟婆那里借个碗,你等一下啊。”

孟婆也算是够义气,二话不说的递给他两个碗。

“诶,你怎么不喝啊?”

“这是孟婆汤,你休要欺瞒我。”

“记得怎么样,不记得又怎么样,执念不会消失的,就算是消失了,你也好去投胎,我这是为你好,怎么能说是欺瞒你呢。”

“忘了真的好吗?你在这里过得如何?”

“他们说我的魂魄都散了,每天看看忘川河,陪孟婆聊聊天,也没什么不好。”

面前的人依旧低头看着碗里的孟婆汤不语,苏越倒是洒脱,一口一口的喝着碗里的酒。

“这不是孟婆的汤,这是我自己酿的酒。”

“那我再信你一次。”待陵越喝完碗里的酒时,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良久他指着面前的人,只说了一个字:“你...”

“何必呢,快去投胎吧,在这儿耗着也没什么结果的。”

是啊,何必呢?

在陵越走过奈何桥时,回头再望一眼那个站在孟婆身边的鬼时,只觉得浑身轻松,他忘了,所以一切也就了解了。

“我说你也真厉害,又劝了一个过我的桥。”

“我觉得,他的执念已经完全消散了。”

“你这不废话吗,没消散他怎么可能过得了这桥。”

“前尘已散,何须执着。何必呢。”

何必,何必,怎奈红尘俗世,非得情锁,何一个浮生结果,必一个结缘因错,何必,何必执着。


评论 ( 7 )
热度 ( 9 )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