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远尘】至远至疏至陌路(一)

想写甜文,可我好像写的一点儿也不甜-_-|||

回忆和现实我会用【彼时】和【此时】分开。说一下,人设,剧情走向会和活色里的稍稍不太一样,嗯,探长可能会有点苏,会有妹妹和文二的一点感情线,OOC啊什么的会有,能接受以上的几点的话,那就请继续往下拉。


=============================================


  宁家所有人都知道,自从大少爷前天晚上回来之后,他就变得非常的不对劲。


  今天是魔王岭中数一数二的大日子——花神祭。爱凑热闹的小霸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出门赶在宁家大小姐面前去抢那个宁家老大的位子,他只是一直在门口徘徊。


  阿三偷偷瞄了一眼离他不远的阿四。两人眼神相互碰了碰,然后就开始愉快的用眼神交流了起来。


  阿四:都三个时辰了,少爷他到底走还是不走啊?


  阿三:谁知道呢,你又不是第一天才跟着少爷。


  阿四:听说花神祭可热闹了,不知道能不能看见阿翠(≧▽≦)/


  阿三:瞧你那点儿出息!


  “阿三阿四,你们俩个别在那儿眉来眼去了,你们要是想去看花神祭就赶紧滚,小霸王我今天心情好,就当给你们俩个兔崽子放个假。对了,要是有人问起少爷我,就说我早就来了,听见没有?”


  阿三:少爷心情好?我咋没看出来?


  阿四:谁知道呢,赶紧走吧,去晚了可就赶不上了。


  阿三and阿四:“是是,听见了少爷。”


  宁致远坐在宁府的门槛上,一手托着下巴,这都好几天了,谁能告诉他这几天都在想着同一个人同一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彼时】


  傍晚时分,桃花镇下起了大雨,宁致远站在乐家的门外,心中暗喜臭丫头怎么也会给他把伞吧,然后他故意不给她送,想必臭丫头会上门找他要,这么一来二去呢,这臭丫头对他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惜宁大少爷在门外站了许久,阿黄守在门口他不敢进去,喊了几声臭丫头没人搭理,宁致远就这么等着乐颜出来,等到雨水从刚开始的小水珠变成了豆大的雨滴,宁致远这才狼狈的离开,未了说一句:”臭丫头你给我等着!“


  宁致远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细看不远处的湖边好像有个人打着伞。“还好本少爷运气好,否则这么狼狈的回去非要被宁佩珊那个死丫头给笑死不可。”走进之后一瞧,那人长身直立,素色的衣衫被雨水打湿些许,手里撑着一把伞,背对着自己看不清他的面容,宁致远上前拍了一下那人的肩膀。


  “嘿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呀,逸尘老弟。” 宁致远看到那人回过头来,惊喜的躲进伞中。


  安逸尘看了他一眼,继而又转过身看湖水,雨滴落在伞上,汇聚成雨水顺着伞面落下,安逸尘的脸忽然变得模糊不清。


  眼看天色渐渐深了起来,宁致远惦记着家里厨子烧的那桌子好菜可别让宁佩珊一个人给全吃了。“逸尘老弟,我看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不如我们先去我家,我家厨子烧的一手好菜,你肯定会喜欢的。”


  “不用麻烦了,你若着急你就先回去,这伞给你。”


  “瞧你说的什么话,我宁致远是那样的人吗,诶呀走了走了。”夺过安逸尘手里的伞,拽着他的袖子往回走。湿了的袖子抓在手里很不舒服,宁致远把手往下探了探,手指勾了勾安逸尘的手指,接着就是手心贴着手心。丝丝凉意透过左手传来,宁致远偏头看了一眼安逸尘,虽说下着雨,可这手,为何这么凉?  


  途经花神庙时,一个穿着邋遢,头发长的遮住眼睛的流浪汉忽然出现,要不是看着他在不停的咳嗽,宁致远还以为自己碰见了鬼。安逸尘忽然挣脱开自己的手,上前扶住那个流浪汉,替他拍打着后背,“致远,你在这里等等我,我扶这位老人家进去顺便给他把把脉。”


  安逸尘走出来时神情很是挣扎,“致远,你走吧。”


  “为什么啊?”


  “别问了,赶紧回去。”宁致远被安逸尘狠狠的推了一把,没想到安逸尘会对他这么做的宁致远猝不及防的跌坐在雨中,宁致远呆呆的看着安逸尘和自己背道而驰的背影,那把伞在不远处的空地上任由雨水冲刷,谁也没有捡起来。


  【此时】


  “宁致远!你怎么会在这儿!”宁佩珊一脸活见鬼的表情看着坐在自家门槛上的宁致远。


  “怎么这么看着我,你是不是又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


  “才...才没有,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啊。”宁佩珊撇了撇嘴,眼神飘忽到别处。


  “珊妹。咦,宁大少爷也在。”匆匆赶来的文世轩在看到宁致远时,赶忙拉了拉宁佩珊的衣角。


  “好你个宁佩珊,趁着爹不在你还想反了不成,居然把这个小白脸带到家里来,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看我今天...唔唔...”撸起袖子的宁致远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宁佩珊给捂住了嘴。


  “轩哥哥,快跑,一会儿我去花神庙找你!”


  待到文世轩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兄妹俩个的视线范围内,“宁佩珊!!!”“宁致远!!!”兄妹两个之间已是浓浓的火药味。


  “#@¥……&*”


  “*&……¥#@”


  “还想去花神庙见面,告诉你,休想!”


  “宁致远,你还是慢慢在这儿呆着吧,我已经告诉那个你念念不忘的臭丫头那天是你偷了她的蜂王浆,你就等着她来找你吧,本小姐啊,不陪你玩了。”


  一阵唇枪齿剑过后,宁佩珊朝着宁致远得意的说了一句,哼着小曲儿朝着花神庙的方向离开。


评论
热度 ( 14 )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