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远尘】至远至疏至陌路(二)

明天过大年,赶着把第二章发出来,各位看官们新春快乐呦(╯3╰)顺便来一发甜,伪洞房花烛夜,写完感觉萌萌哒╮(╯▽╰)╭


  =================================================================================


   花神祭过后,宁致远骑着他的自行车拎着那瓶从乐颜那里偷来的蜂王浆,准备给乐颜还回去。本来他是打算让乐颜发现自己辛苦酿好的蜂王浆不见了之后急的满世界的乱找,他就是想看看那个平时都一本正经的臭丫头慌乱时的模样。


  可现在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了,满脑子都是安逸尘那天推他的的眼神。挣扎,不安,痛楚,悲哀,甚至还有...脆弱...?


  宁致远不是什么心理医生,更不是什么懂得读心术的异能人士,他只是很纯粹的透过眼神看懂了安逸尘想要掩饰的东西。


  自行车的车把被人按住,接着便是他很熟悉的一个声音在喊:“好你个小霸王,我还正要去找你呢。大小姐说是你偷走了我的蜂王浆,枉你还是宁府的大少爷,居然偷东西!赶快把蜂王浆还给我,否则的话我就让蜜蜂把你给......”


  “呐,给你。”


  乐颜接过宁致远手里的蜂王浆,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狐疑的盯着宁致远又看了半响。“你真的就这么承认了?”


  “对不起,我不该偷你的东西。”


  “哎,小霸王...”


  伸手抓过什么却发现宁致远已经调转了自行车离开,这个小霸王居然没有捉弄自己还像自己道了歉,这可不像是他宁致远的作风啊。


  不远处有风吹来,桃树上绽开的桃花花瓣落下几片,少女怔怔的看着那个远去的人,粉红色的花瓣拂过少女的面颊,似添了一派女儿家娇羞的景致。


  几天之后,午后的阳光正好,一个女孩拎着一个水桶走到桃林。


  在桃林中绑好了几根桃枝,乐颜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把不远处的一桶水提过来,舀了一瓢浇在树上,“喝点儿水,这样你们才能快快的好起来。”


  “乐颜。”


  回头看见喊她的那个人,惊喜的放下手里的水瓢,跑到他什么,甜甜的叫了一声“安大哥!”


  “安大哥,你是特地来找我的吗?”


  “嗯。这个是秋先生要我交给你的。”


  精致的小瓶子里装的是天青色的液体,乐颜欣喜的拔开瓶塞,独特的香味从瓶子里传来,乐颜闭上眼嗅了嗅,萦绕在鼻尖的香味很清淡也很特别。


  “安大哥,秋先生为什么要给我这个啊,这个香水是从哪儿来的啊,我还是第一次闻到这种香水的味道呢。”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喜欢的话就收着吧。”


  “那安大哥,你把这个替我交给秋先生,他送给我这么好的礼物我也没什么好东西回赠给他,这个是我自己酿的蜂王浆,他一定会喜欢的。”


  “好。”


  “安大哥,你怎么看起来好像精神不太好?”


  “呃,有吗?可能是这几天来回奔波赶路累了吧。”


  “那你可要注意休息呀。”


  “嗯。”


  “哦对了,这款香的名字是什么呀?”


  “落雁归途。”


  “好别致的名字啊。可为什么......”


  面前的乐颜似乎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安逸尘开口打断她的话:“乐颜,我还有点儿事先走了。”


  街市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安逸尘斜跨着药箱漫不经心的走着,在他的药箱里还有一瓶香水。爹说一定把那瓶香送给乐颜,这样既可以帮他们尽快完成复仇计划,还可以......到底是不忍心,趁爹不注意时从他那个极为珍贵的箱子里胡乱的拿了一瓶给了乐颜。现在的这瓶香,要怎么处理才好?


  落雁归途,呵,可以让迷失了方向的大雁回家么,那失了方向的人呢?


  这天的天色渐渐阴沉下来时,安逸尘的脚步不经意间停下来,抬头看到不远处的酒馆,现在回去也无法交代,与其这样漫无目的的走到天黑,还不如换一种方式。


  酒肆闲谈时无意间听到周围有人在谈论文宁俩家的过往,不知怎的就听见有人说起了两家的大少爷。文家不是只有一个二少爷么,怎么会还有一个大少爷。几杯烈酒下肚,只听见其中一人说,“那文家的大少爷很小的时候就被人给拐走了。”接着就有人说:“什么很小的时候,我听文府当差的说是十岁。我就纳闷了,十岁的娃娃怎么说也应该记得之前的事吧,这么久了还没见找回来,八成呢,早就去见阎王了。”“......”


  周围的人还在高谈阔论,面前的酒坛子越来越多,安逸尘抱着头十分痛苦的趴在桌子上,十岁,为什么偏偏是十岁。那晚爹以为他睡着时说的那句“文世倾,当初我果然没看走眼拐了个好帮手”是什么意思,是自己想多了还是?


  “今天我告诉你们俩,谁要再不松手,否则别怪我宁致远翻脸不认人!”


  “少爷,你可悠着点儿,上回喝的烂醉被安大夫给送回来老爷就不准你再喝了,少爷你就别和老爷对着干了。”阿三阿四一人拉着一只宁致远的袖子,死活也不让宁致远踏进酒馆一步。


  “我还偏不,快放手,在拉着本少爷的袖子我可就真生气了啊。”


  “少爷,你就可怜可怜我们俩吧。”


  “去你的!”不耐烦的抖开袖子上的手,宁致远走进酒馆里正准备要几坛子上好的花雕,转眼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诶,那边不是逸尘老弟么,怎么趴在桌子上了?”,宁致远走到安逸尘的桌子旁,拍了拍安逸尘的肩膀,看着安逸尘没有一点儿反应,知晓这人应该是喝的一塌糊涂了,叫来了店家付了酒钱后,宁致远扶起安逸尘,“本来还想气气我爹的,看来今天是不成了。”自言自语过后,宁致远发现安逸尘醉的厉害,扶着他根本走不了几步,大少爷的倔脾气上来,干脆把安逸尘打横抱起,安逸尘无意识的把脸埋进宁致远的胸膛。这逸尘老弟平时看起来很沉,没想到抱起来这么轻松。拎着安逸尘的医药箱,宁致远颇为满意的抱着人大跨步的迈出酒馆。


  “哎,少爷,你这是做什么?”守在门口的阿三阿四见自家的少爷不仅很快的出来了还抱着个人,这个人看起来还是个男的???!!!


  “逸尘老弟喝多了,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


  “呃,没有没有。少爷,咱们快走吧。”


  回到宁府时天已经黑了,宁致远抱着怀里的人走到自己的房间,点了灯,把安逸尘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宁致远托着腮看着满屋子的红色,怎么越看越觉得顺眼呢。


  几天前他爹带着个陌生女人回来,荀儿就把他的床帐被子都给换成了红的,还说什么老爷回来了,大少爷的房间应该布置得喜庆点儿,现在这么看来,的确是弄得挺喜庆的。


  “嗯唔......”


  陶醉在满屋子红色中的小霸王被床上人的这么一声闷哼给拉了回来,赶紧跑去倒了一杯水端过来,却看到安逸尘的嘴一张一合说着什么,坐在床上俯身去听,只有那么几句,“我是谁?告诉我,我究竟是谁?......求求你,告诉我,谁才是我,我到底是谁?”听得一头雾水的宁致远看着床上的安逸尘,之前逸尘老弟说的不能告诉他的秘密,难道是这个?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