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远尘】莫失莫忘

废话不多说,只有一点

高虐

高虐

高虐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1.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天,一时兴起的我问宁叔叔为什么要给我起宁倾逸这个名字?他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倾逸。别轻易放弃那个你喜欢的人,要不然,要不然就会后悔一辈子。”


  那么爱笑的宁叔叔,在说完那句话之后,难过的像个孩子。


  自我懂事起,我就一直住在宁家。没爹没娘的孩子,府里的丫鬟说我是宁叔叔捡来的孩子。宁叔叔身边一直有个姨姨,调的一手好香,嗅觉也非常的灵敏。在那之前,我一直以为宁叔叔说的后悔是和她有关,后来我才知道,倾是文世倾的倾,逸是安逸尘的逸。宁叔叔说的别轻易,其实是和另外一个人有关的故事。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我终是离开了魔王岭。走的那天,宁叔叔给了我一个盒子,他说自己此生的家当全在里面了,一定不要轻易的打开。我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家当应该是银子之类的值钱玩意才对,这么小的一个盒子,掂量着还很轻,怎么会是此生的家当?


  在相对安稳的北方我住了下来,在一间小酒馆里寻了个管账的差事。在酒馆里待得日子长了,一来二去间我认识了一个人,准确的来说是个年纪有点儿大的医生,医术高不高明我不晓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很喜欢喝酒和吃东西。


  虽说他年纪不小了,可眉目间尚存的那点风姿不难看出他年轻时绝对是个美男子,现在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的美大叔。


  他一会儿说自己姓安,让我叫他安叔叔,一会儿又说自己姓文,要我喊他文伯伯。


  还真是让他给弄糊涂了,最后想了一下干脆只叫他一声伯伯。我很喜欢听他讲故事,可听久了那些别人的故事,我愈发好奇他自己的故事。


  “我能有什么故事。”每次追问他自己的故事时他总拿这句话来搪塞我。后来经不住我的央求,他对我说了一段属于他那辈人关于香的故事。他说他从国外留学回来复仇,听从父命成了警察局的探长,侦破魔王娶亲案,两大炼香世家的恩恩怨怨,各种各样的香穿插在他的故事里,招引蝴蝶的蝶恋花,可以让人忘记过去的忘忧香,催眠人的催眠香......


  他总是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喝一碗甜甜的桂花酿,陷入自己的回忆里久久都不能回神。


  2.


  故事里一直有个很模糊的人,在讲到关于他的一切时,伯伯总会闭口不谈而后选择说别的。还是在他喝醉的时候,他给我说了一句:“那家伙年纪明明比我小,却还偏要当大哥,说什么就可以一辈子罩着我。”


  当一伙当兵的闯进酒馆的时候,我正在核对着账本上的酒钱,伯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出现,要我跟他离开。仿佛是个梦,梦醒了之后我和伯伯在火车上,外面的风刮得很大,呜呜的声音透着玻璃依旧是很清晰。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你叫宁倾逸,谁给你起的名字?”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反倒问了关于我名字的问题。


  “宁叔叔。”


  “呵,宁致远,你还是不肯放过我。”


  ------------------------------------------------------


  安秋声说过,安逸尘这辈子最大的事情就是报仇,找宁家父子报仇。


  在宁致远酒精中毒的时候,安逸尘是不知道他就是自己的仇人的,所有救了他把他送回家仅仅是因为出于医者的医德。


  和宁致远相遇相处时,安逸尘心里很挣扎,他是我的仇人,我们天生就是水火不容的仇敌。可偏偏他还是败给了兄弟二字。


  欺骗乐颜利用宁致远的时候,安逸尘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要给娘和妹妹报仇,我必须要报仇。


  看着宁致远因为没有嗅觉而吊儿郎当,之后喝了几杯酒对他说,宁大少爷没有嗅觉,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安逸尘端着酒杯的手忽然就抖了一下,酒水尽数洒在了裤子上,宁致远掏出手帕递给他笑着说他笨,安逸尘忽然就动摇了一直以来的念头。


  给宁致远的鼻子的时候,在听到他说要自己猜想要闻到什么味道的时候,有那么片刻他想说是不是和我有关的味道。后来听致远说是乐颜的味道时,安逸尘心里有点发酸,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乐颜和致远大婚那天,他在酒馆里喝的烂醉,他说怕那红色灼伤了眼睛。


  乐颜走了,宁府被安逸尘害的家破人亡的时候,宁致远找到了他狠狠的打了一顿,安逸尘忽然就笑了,在他最痛苦的时候,陪在他身边的,是自己。


  十几年的父子之情一下子变成了一纸空谈,一路跑到宁府的安逸尘这才清醒过来,他怎么会跑到了这里?宁致远拉着他进了佛堂里,笑着说安逸尘,这就是你害我的报应。安逸尘扯了扯嘴角,自作虐,不可活么。


  那晚灯火摇曳中,他问宁致远到底怎样才能原谅,想要什么他都可以给。他说我要你。(是的没错,肉被我吃了,味道还不错)那晚之后,安逸尘回了文家,成了文家的大少爷。


  后来安逸尘还是走了,他一直都记得那晚宁致远伏在他耳边的呢喃,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也不会放过你。


  离开魔王岭的时候,安逸尘忽然就明白了,从他见到宁致远的那一刻起,他就输了。其实他曾经和自己打过赌,赌宁致远对他的感情和自己宁致远的感情是一样的,后来赔上整个身心,他还是输了。


  3.下了火车的时候,伯伯给了我一封信,要我交给宁叔叔。后来他走了,背影消失在茫茫大雪之中。


  辗转回到魔王岭的时候,正值夏季,这里已没有人居住,战火早就把这里变得面目全非。我终是没能把信交给宁叔叔,思忖了许久,觉得还是放在宁叔叔给我的小盒子里比较妥当。打开盒子时,里面只有一份香谱和一瓶香,拨开瓶塞闻了闻,十分浓郁的香气散在四周,不远处竟飞来了蝴蝶。


  耐不住好奇,我拆开了伯伯的那封信,纸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人生最大的憾事,在我看来,无非八个字,爱而不得,求而无恕。”


  我忽然明白,在那样的时代,他们有了那样的感情,在别人看来或许是难以启齿的,而我觉得,就算不被理解,也应该得到一份祝福。


  -END-

写完感觉还好,没有预想的那么虐,这几天看活色看得我只想写个虐文来报社-_-|||

评论
热度 ( 23 )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