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远尘】至远至疏至陌路(三)

这几天看剧看哭了,心疼我探长,TV是各种撕逼各种虐,各种坑各种泪目〒▽〒文宁两家孩子的青梅竹马梗,感觉真的很狗血有没有╮(╯▽╰)╭兄妹赶走后娘的剧情233333手动发糖【挥手


  ===========================================================================================================


  安逸尘是被门外的吵闹声给吵醒的,睁开眼一看身上盖着红色的被子,再抬眼一瞧便是满目的红色。手指横在眼睛上,一定是他看错了,自己不是在酒馆里喝酒么。


  “哈,逸尘老弟你醒了,宁佩珊那个笨蛋,厨娘做的早餐早被我拿过来了,还傻乎乎的问我见没见,真是蠢死了。”


  轻点了一下头,身上的衣服还是昨天的那身,只是酒气已经没有,周身有的只是很好味的奶香味。有些迟疑的看着宁致远搬了两把椅子,提了个食盒过来。揭开食盒的盖子,两碟子精致的点心摆上桌子,一杯花茶取出,一些零碎的吃食倒出来,宁致远挠了挠头,有些懊恼的说:“怎么这就没了,宁佩珊那么能吃早饭就这么一点儿。”


  安逸尘下床穿好鞋走到宁致远跟前,很随意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看见宁致远,昨晚的事情安逸尘大概也就明白了。那天扶起这个烂醉的少爷,还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来来,快坐下,你肯定饿了吧,昨天只给你灌了碗醒酒汤。上回就说要你跟我回去尝尝我家厨子的手艺,这回说什么也必须吃一口。”小小的酒窝浮现在宁致远的脸上,亮晶晶的眼里充满着期待。


  “那是......自然。”眼睑垂下,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的安逸尘慢慢松开袖口里紧攥着的拳头。坐在椅子上拿起一块桃酥放进嘴里咬了一口,很甜但不腻,很酥但不软,核桃的坚果香里带着丝丝的桃花香在嘴里回味很久。


  致远,如果可以,我宁愿我们只是彼此陌路的仇家,并非是真心相待的兄弟。


  踏着一路飘落的桃花瓣,安逸尘背着他的药箱回到花神庙。那瓶香他放在了宁致远那里,尽管那人并不知情。违背了爹的意思,相信这次回去免不了一顿责骂,只是,他真的不愿再去伤害别人了。


  “爹。”


  “上哪儿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遇到了之前的一个朋友,聊了几句喝了几杯。”


  “逸尘啊,不要忘了你的目的。酒可以喝,可仇也要报。”


  “我知道。”


  避开之前的话题,安秋声剥好橘子往嘴里塞了一瓣,继续说道。


  “乐颜跟你说过她想要学调香是吧。”


  “嗯。”


  “那丫头的嗅觉可谓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了。唉,可是我......”


  放下茶碗仔细听着父亲感慨着自己之前调香的种种,说着说着又扯到了报仇这一件事,把杯子里的最后一口茶喝完,不管是为了多一个帮手也好,真心想教乐颜调香也好,总之是下定了决心。


  昨天让他给乐颜送香的事情好像只是父亲的一时兴起一般,今天连半个字也没有提起。乐颜拜师学艺比之前料想的还要轻松许多,看着少女高兴的红了脸,安逸尘心中轻叹,到底还是让她卷了进来。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安逸尘背着安秋声打听过关于文家的那个走失的少爷,通过去宁家给佩珊看病的一个空档,闲聊问了几句佩珊,她和文二少爷在一起,应该也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


  “其实呢,你问我还不如问我哥,他小时候可没少带着我去文府玩,说起来,我和轩哥哥会在一起少不了我哥的功劳呢。”说到了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宁佩珊脸上晕开了淡淡的红色,眼睛眨啊眨,一会儿就能去找轩哥哥了,想想就激动。


  开了个方子,叮嘱几句受了风寒要注意的地方,安大夫就移步去了宁致远那儿。可惜他扑了个空,不知什么原因门没有锁,想起上回在这里放的那瓶香,安逸尘看了看四周暂时不会经过什么人之后,进去找了一下,可惜是徒劳无获。


  “哇啊,真是气死本少爷我了!”宁致远独有的气急败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安逸尘赶紧把弄乱的屋子给收拾好,当宁致远推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人俯身给他整理床铺。片刻的惊吓后,宁大少爷回了神,看着安逸尘的眼神里带着别样的感情。


  “咳咳,我来找你,你不在我看见挺乱的,就随手,整理了一下。”


  “我明白我明白,逸尘老弟呀,可是比我那妹妹贤惠多了。”


  “......”OS: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好像这比较的对象不对(O_O)?


  有些呆愣的安逸尘被宁致远一把拉出了他的房间,直奔宁家大小姐那里。


  兄妹俩个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安逸尘站在一边乐的个清闲,仔细的回想了自己那天把那瓶香给放在哪儿了,宁致远没有嗅觉,他应该不会知道。


  商议后的兄妹两个达成了协议,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了门。未了,宁致远回头说:“逸尘老弟,你也来呀。”


  ----------------------------------------------------------------------


  识时务者为俊杰。


  当宁府老爷带着一个相当漂亮的女子走进门时,机灵的几个下人不用说也明白该怎么做。比方说大少爷身边的荀儿开始布置大少爷的房间,大小姐身边的翠儿也留了个心眼,那女子住进宁府之后,管家亲自找人把大门重新刷了红色的朱漆。


  可偏偏这还没过门的女子惹着了宁家的大少爷。


  宁致远一把推开挡在门前的两个家丁,哼哼的说:“谁敢拦本少爷,本少爷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在些许的吵闹声中,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模样艳丽的女子走出来。宁佩珊看到她,撇了撇嘴,爹的审美真是越来越差了。


  “婉兮姑娘是吧,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但我知道你从哪儿来就该回哪儿去。”


  “瞧您这话说的,就算你是老爷的儿子,可也是小辈,怎能对长辈这么无礼呢。”


  “我爹娶不娶你还难说呢,怎么就自称长辈了呢,真是没规矩。”


  “哼,我都住进这府里了,怎么,还想把我赶出去不成?”


  “闪开,让我来。”越听越生气的宁佩珊用胳膊碰了一下挡在她前面的宁致远,双马尾狠狠的甩了一下,“就算你嫁给我爹,我也照样能赶你出去!”


  “嘿呦,小丫头片子口气倒还不小。”


  “我告诉你,宁府有我一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就够了,不用再多一个蛮横无理的夫人!”


  “你说谁蛮横无理呢!看你长得俊俏没想到是这么个丫头。”说着还上前一步推了一把宁佩珊。


  宁佩珊斜着眼睛横了一下宁致远,接着就捂着胸口叫唤了起来。宁致远上前一步扶住妹妹,吼了一声“佩珊!”宁佩珊便借势晕倒在哥哥的怀里。


  见小姐晕倒,下人们立刻忙作一团。


  “快去找老爷!”婉兮也惊慌不已,她只是轻轻的推了一下而已,怎么就会晕倒呢?来不及细想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找到这个府里的主人。


  扶着宁佩珊走到看热闹的安逸尘面前,“逸尘老弟帮个忙,一会儿我爹请大夫的时候你就出面帮佩珊诊治,说她心疼病犯了就成。”


  “嗯,这个没问题。可你们为什么......”


  “我爹年纪那么大了还娶个小姑娘,我是怕他身体吃不消,嘿嘿。”


  “......”


  果真如事先预料好的,在安逸尘缓缓道出病因时,宁浩天左手按了按眉心,右手挥了挥,示意他们先出去。


  “爹,佩珊是我唯一的妹妹,她要是出了什么事你怎么向我娘交代呀!”


  “哎呀知道了,赶快出去吧让你妹妹好好休息。”


  “那女人可不能在府上留着了,佩珊要是醒来知道她还在肯定又要生气了,她这脾气不好,要是再给气着了......”不依不挠的又给补了一句之后,宁爹表态,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利于宁佩珊的心疼病这招真是屡试不爽啊。“逸尘老弟,大哥带你去这魔王岭上最好的酒楼里喝酒,咱哥俩今天就好好喝一顿。”勾着安逸尘的手臂,宁致远脸上一副得逞的表情走出宁府。


  傍晚睡醒了的宁佩珊打开门,在府里走动了一圈,再也没见那个什么婉兮的。残霞在天边渐渐散去,宁佩珊嘟了嘟嘴,早饭没吃午饭睡过去了,晚饭应该还在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