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巍澜】震惊:赵处长尾随部下去相亲究竟是为哪般?

      人物属于P甜甜,OOC属于我


  巍澜不拆不逆,请勿上升真人。


  祝大家食用愉快!


——————————————————————————————————————————————————————————————————————————————————————


  1.


  “哎呦我去,我当这是谁呢。”郭长城的后脑勺被来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怎么,你也被逼过来相亲?”


  “赵处?!!!”


  “对,是我。”赵云澜拉开他面前的凳子坐下,一双手闲不住的拨弄面前的咖啡杯,“这么惊讶干嘛?”


  “赵处你怎么知道我来相亲?而且,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你傻啊?”赵云澜对着他眨了眨眼,“这里总共坐了9个人,除了咱俩和咱旁边的这个,其他的都是一男一女正襟危坐,说这儿不是相亲的最好场所打死你我都不信。”


  “哦。”郭长城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再看到窗外马路对面的女孩子后,他急忙掏出手机把照片上的人和窗外的女生仔仔细细的对比了一遍。


  片刻后,郭长城吓得把手机甩了出去,幸好赵云澜眼疾手快的及时接住,“你小子这是怎么了?”


  “赵处,你可一定要救我。”


  看着小郭一脸吓尿的表情,赵云澜暂时的放弃折腾咖啡杯的心思,“说说呗,到底怎么回事啊。”


  在女孩子即将推门进来的前一秒,郭长城终于向对面的人解释清楚了自己为什么要来相亲以及他为什么会这么害怕。


  从小玩泥巴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相隔多年之后当年的小姑娘再次与郭长城相遇,只是他们谁也没有和对方关系更近一步的意思,奈何双方家长并不这样认为。他们打着过去就认识,现在好不容易又见面的旗号火速的安排了两个年轻人到这里来会谈。


  尽管郭长城的心里是有一万个不情愿,但他还是被舅妈给拉过来了。


  “这么说来,那也还真是巧啊。”


  “啊?”


  那边的姑娘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赵云澜起身拍了拍郭长城的肩膀,示意他往旁边看,“你楚哥一直都在那儿看着你呢,接下来就交给他了。”


  像是在印证他说的话一样,楚恕之当即就拨开盆摘宽大的叶子走了过来。


  赵云澜耸了耸肩,“喏,我该问的也问清楚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说年纪轻轻的别老是疑神疑鬼的,人和人嘛,基本的信任还是要有的。”


  看着楚恕之犹如黑炭的一张脸,他心里偷偷的乐了一下,刚想从兜里掏根烟和打火机结果却摸到了一根棒棒糖。


  得,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这是谁放的。


  赵云澜走出咖啡馆,兜里的糖被他拿出来后又放回了衣兜,一根棒棒糖就能让他回心转意,那龙城的沈教授可真是小看他了。


  门外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投在地上落下斑驳的碎光。赵云澜哼着跑调的歌朝着大学路的方向慢慢走,还没走几步就看见两个女学生追着一个男人一边跑一边喊,“还我包,来人呐!抢劫呀,抓住他!”


  抢东西的男人跑的方向正好和赵云澜一致,赵云澜追过去的时候那小子正好跑进了死胡同,一番较量之后,赵云澜把拿回来的包递给了两个大学生,一边嘱咐她们以后要小心一边拿了副手铐出来,“敢在我面前犯事儿,你小子可真是有胆。”


  把人送到派出所后,赵云澜慢悠悠的走回了刚才的路口。胳膊上好像破了皮,蹭着袖子一跳一跳的疼。他撸起袖子看了一眼胳膊,果不其然,刚才和那小子交锋的时候没注意被他用小刀划了一下,等疼劲儿过去了,其实也就还好。


  赵云澜把袖子放下来,想起过去他和沈巍刚认识那会儿,对方的手被钉子扎了一下他都心疼的不得了,那会儿可真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现在想来,自己可真是被美色给冲昏了头脑。


  龙城大学的期末考还在进行中,赵云澜走着走着就到了龙城大学的校门口,上面列出了校园百年里最优秀的学生事迹,左边第三行的沈巍二字下面贴着一张白底的照片,赵云澜站着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咬了咬牙走开。


  就算他赵云澜再怎么喜欢,那也得有底线是不是?


  在街上晃荡了一会儿,赵云澜在路灯下的长凳上坐下,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心底没有来的生出一丝烦躁,双手交叠着撑过头顶闭上眼睛,他忽然想起了过去他和沈巍一起来这里的场景。


  那时候沈巍刚才地底下回来,只说想要见见这里的阳光,他就扶着他过来坐下,心疼这个人默默的背负了那么多,想要和他说些什么,一偏头就对视上了他的眼睛,那双眼睛一如往常,深邃不见底却是一样的克制隐忍。


  然后他们俩相视一笑,他笑的是沈巍的患得患失,沈巍笑的是他们的此世光阴。


  后来又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海星鉴的推脱,特调处的查封,世人的不解,夜尊的报复......幸好,他们挺过来了。


  幸好,他听见沈巍抱着他说,我们就像普通人一样过好这接下来的余生,好不好?


  好不好?当然好。


  那问题来了,为什么沈巍会瞒着他再次回到地底下取走圣器,以他的名义骗走小郭身上的一部分能量做灯芯,被他撞见之后虽然惊慌失措但就是什么都不说?


  赵云澜觉得,有的时候冷战几天也是很好的。就像现在,特调处里有案子了他就在特调里待着,没案子了就出来在街上闲逛,说不定转角就能再遇到一个愿意捡他回家的沈巍呢。


  结果,他在一转身,就真的看到了沈巍。


  2.天色暗的早,沈巍把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挂好,去厨房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坐在沙发上的赵云澜。


  赵云澜不但不接,还直接的选择性忽略了那只伸过来的手。


  沈巍把杯子放下后在沙发上也坐了下来,“云澜,我们谈谈。”


  “行,没问题,谈什么你说。”赵云澜把屁股往另一边挪了挪,不动声色的离沈巍远了一点。


  “那天我去拿圣器,点燃镇魂灯是因为......”


  “啊我知道,斩魂使大人劳苦功高,做这些肯定是有不能言说的苦衷,但是沈巍,”赵云澜正色起来,“你知不知道你有一个臭毛病,就是什么事儿都喜欢自己扛着,自己慢慢消化,等到大事儿变成了小事儿,小事儿变没了你才肯和别人说,你累不累啊?”


  沈巍看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累。”


  “就算你不累,那能不能也和我说说,我看着你这个样子,我心疼!”


  “云澜。”在赵云澜最后的一个字喊完,沈巍忽然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四圣器固然能守护两界的和平,但也是有时间限制的。长久以往,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再出现像夜尊一样的人。我可以长生,但你不行。”


  “所以呢?”赵云澜心里忽然涌现了一丝很不好的预感。


  “我想,我都活了那么久,所有有意义的时刻都是和你一起度过,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那我也没有继续活着的必要。”沈巍说着,忽然对着他笑了一下,“他们说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样一来,等到去阴曹地府走一遭的时候,也不怕走丢了。”


  “四圣器被我附加了一层联系,等到有一天你不在了,我就随你一起去,剩下的能量就会通过这层联系回归到四圣器上,替我守着以后的和平。”


  “你呀,心思这么重让我可怎么办啊。”纵使有千言万语憋在胸口,赵云澜还是选择咽了回去,他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对视上沈巍深情的眼神,他挪过去碰了碰沈巍的脸,结果刚一碰就被对方给压了过去。


  第二天赵云澜从床上醒来,翻身打算下床时发现自己身上除了不可描述的吻痕外,被划伤的胳膊上还多了一圈被包扎好的纱布。


  沈巍这个人啊,真是好的让人舍不得放手。


  特调处里汪徵在记事本上认真的写道:赵处和小郭没来报道,个人猜测可能是因为腰疼。


END


评论
热度 ( 158 )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