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里草

懒癌发作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耽美同人爱好者,bl/gl通吃

【巍澜】迷灯之塔


前文点我

第二章

    这边赵云澜刚谢绝完张宏盛邀请他留下来留宿的好意,黑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进来,扯着他的裤腿让他赶紧走。

  一人一猫走出张府来来到一个不甚起眼的小杂院。院子里杂草丛生,几株爬上墙头的植物大有把这院子变成自己地盘的架势。

  赵云澜踢开堆在墙边的几条长木凳,这个院子看起来已经废弃了很久,但偏偏里面还有相当浓郁的“人气”,但这“人气”是死的还是活的,不太好说。

  大庆已经恢复了人形,他顺着赵云澜的动作看过去,一脸嫌弃的说道,“老赵,我说你能不能每次一查案就跟土匪过境似的?”

  长凳七零八落的散在一边,露出了一个土包,土包上镇着一张符纸,红色的五芒星下面写着个大大的镇字。综合一下土包旁边大小不一的凹痕,赵云澜已经基本能判断出来,这是谁的手笔。

  “祝红呢?”赵云澜伸手按了按土包上的符纸,“让她过来和我说说,这具体什么情况。”

  他在心里啧了一声,这么小的坟,下面埋的是猫还是鸟,或者说是这院子里成了精的野花儿?

  “祝红她......现在不在。”大庆的这个断句叫人一听就知道有问题。

  “现在不在,干嘛去了?领导来了都不出来见,端的什么架子?”

  “不不不,老赵你听我说。”大庆咽了口唾沫,似乎是有些犯难,“你今天见了张老爷子,也肯定发现了,他们家死的人只有六个。”

  “对!”赵云澜站起来回头看他,“你不说我差点儿给忘了,老爷子说他家死了六个,你告诉我的却是七个,到底是谁不识数?”

  “第七个死者是张老的女儿,就在昨天晚上,因为事情太突然,祝红就让我先把尸体带走,她说她要留下来假扮死者的身份来调查一些事情。”

  “我......”赵云澜险些把涌到嘴边的脏话给骂出来,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身上的气势陡然上涨了几个度。

  “是不是因为最近我脾气变好了,你们都开始蹬鼻子上脸了?啊,把我说的话当成屁是吧?祝红她傻,你也跟着智商掉线了?她留在张府去扮人家闺女,她们俩之前认识吗,很熟吗,出了破绽怎么办?现在张府上下已经人心惶惶了,她一条化形还不利索的蛇去凑什么热闹啊!”

  “祝红她说了有把握,老赵你也应该对她有点儿自信。”

  “甭说别的,明儿就让她赶紧回来。”赵云澜叹了口气,“那第七具尸体现在在哪儿呢?”

  “在码头,因为死状太骇人而且还有点儿凶,我就找了个一般人都不会去的地方藏了起来。”

  “行。这会儿码头人多,晚上的时候带我去看看。”

  “非得今天吗?”大庆貌似是回忆起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一脸的不情愿。

  “晚了我怕出状况。”赵云澜探明了土包地下是什么东西,有些惊讶的扯掉土包上的符纸,随意的拆了木凳的一条腿开始挖掘。

     他挖出来一个桐木盒,打开时候里面除了一把桃木梳外,剩下的都是清一色的白骨,他看了一眼数量和大小,判断出这应该是不足白天的夭折儿的尸骨。

  看赵云澜三两下就挖出了桐木盒,大庆赶忙和他解释,“这是在跳井的女人身边发现的,祝红说这里面可能有线索。”

  “我知道了。”赵云澜把盒子重新放回土坑,“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事实证明,赵云澜的担忧一点儿也没错。

  扮作张家小姐的祝红此刻正坐立不安的向门口张望。

  先前她向外称自己身体不适一直都不见人,就连她的贴身丫鬟秋莲都没有见过她几面。

  可谁知上午一个叫沈巍的人突然驾到,祝红沿用的借口突然失了效,沈巍被请到了客房,她也被迫出来和他见了一面。

  听秋莲说,张家小姐似乎喜欢这个人。祝红想着这人突然拜访,他们之间该聊什么,不管是花前月下还是家国抱负她都可以应付一二,继而祝红在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和他聊聊鬼神怎么样?

  可别把人给吓跑了才是。

  等到他们见了面,秋莲和另外的两个丫鬟依次退下后,祝红坐在椅子上端起茶盏吹了吹,矜持的等着对方开口。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这人穿着长衫戴着西洋眼镜儿,浓浓的书卷气里又裹挟了一股阴冷气,尤其是她对视上那双藏在镜片下的眼睛,感受到的阴冷气息就更甚。

  “你不是张白萍。”

  祝红愣了一下,在她还在回想着张白萍是谁的时候,对方已经起身准备走,未了在对方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祝红憋在胸口的一口气慢慢的松了下来。她镇定了一下,“敢问阁下是什么身份?口说无凭可别叫人误会了。”

  “我不是敌人。”对方顿了顿,“伪装出一样的相貌是远远不够的,你还是趁早离开这里比较好。”

  就因为这沈巍的最后两句话,祝红一直坐立不安到现在。

  外面的天色渐深,纱窗上爬满了被油灯吸引过来的小虫子,随着几声油灯燃尽的‘噼里啪啦’响声过后,纱窗最里边的一层也被人退了进去。

  赵云澜带着大庆在码头边蹲了一会儿,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脚有点儿麻,不过应该不耽误他跟着大庆往目的地走。

  码头边已经没了什么人,只有几盏孤零零的灯被高高挂起,昏黄的光线和水边某种忽明忽灭虫子遥相辉映。

  赵云澜记得老一辈人说过这种虫子。萤火虫,传说能带黑暗中迷路的人找回家的虫子。

  他伸手向上抓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抓了一只。小东西在手心里不停的扑腾,赵云澜握了一会儿,手心里的痒痒不知怎么就传到了心里,正想着,忽然瞧见前面好像有个人影。

  猫的视力在晚上要比人的强好几倍。在赵云澜被吓的不轻的时候,大庆对着前方有些模糊的人影“喵呜”了一声。

  “什么声儿?”

  “野猫。别管了,赶紧走!”

  赵云澜半蹲在泥地里对着大庆比了个手势,“死胖子,可以的。”

  等到那边对话的两个人的动静停止,周遭只剩下风吹在水面上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声响,赵云澜招呼了一声大庆,两个人淌进水里向前走了进步,翻身上了那条他们一早就看上的船。

  河滩边突然出现的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赵云澜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大庆在划桨,天上只露了半边脸的月亮这会儿已经看不到了,水上安静的仿佛一切都已经静止,唯有时间还在一分一秒的走。

  目的地是离承县不远的一块儿搁浅的平地,远远的看过去还以为是一片被人遗忘了的老坟。

  “尸体在哪儿?”

  “我挖的一个坑里。”大庆说,“老赵,你可悠着点儿,那女的死的不太正常。”

  “坑旁边有什么记号没?”

  正说着,一束灯就射在了赵云澜的脚边,谁也不知道拿灯的人是什么跟过来的,一个人一条船的动静,按理来说不应该小,可他和大庆谁都没有察觉。

  大庆兜里装了个小手电,‘啪嗒’一声也朝着对方照了过去。

  刚才是背光,赵云澜没看清这人长什么样,只是按着身量估摸了一下,这是个很高的男人。现在有了大庆这一下,他看到了对方的脸。

  有点儿意外,这人居然是沈巍。

  “早上刚见过,现在又碰面了。可真是......”阴恻恻的亮光往旁边闪了闪,赵云澜的‘巧’字在舌尖打了个转被他咽了回去。

  黑灯瞎火的坟地,好像一个巧字也解释不通。

  “认识一下吧。”赵云澜的鞋尖转了个很小的弯,“我是特调处赵云澜,他是我的属下。”

  “我知道。”对方紧接着又补了一句,“你说过。”

  “那您呢,什么身份啊?”大庆把手里的小手电关了。

  沈巍没说话,也关了手里的那盏灯。沉默的几秒里,大庆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到了沈巍身后,赵云澜盯着沈巍的脸往前走,脚底的泥很软,让他有一种走在水上的错觉。冷不丁脚下磕到了块硬东西,赵云澜下意识的往旁边边一拉,拉住了一只手。

  他感觉身上挂着的锁魂铃跳了几下,心中震惊了一下赶忙撒开手向后撤。

  锁魂铃其他的特别之处赵云澜记不太清,唯有“凡无魂者靠近铃声大作”这句他记得很清楚。

  无魂,鬼族大煞者。

  原来是这样的身份。赵云澜摆了摆手示意大庆走,“我对探人底没什么兴趣,既然碰见了那就交代一句,不管你上来干嘛,作恶别让我撞见就行。”

  眼看着又耽搁了不少的时间,赵云澜打定主意不再理他,让大庆带着自己找坑,结果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有个声音响起,轻飘飘的,的确不像是人在说话。

  “沈巍。”

  原来鬼除了黑白无常,还有这么像样的名字。

  巴掌大的一块儿地方,赵云澜足足的绕了三圈还是没找到大庆。

  明明在岸边看到的这里是一片平地,谁知道走了几步居然看见了没过半腰的杂草,还有几处废旧的窝棚。

  大庆说尸体就在窝棚里。

  赵云澜迅速的拨开杂草,一心想着这地方阴气重,尸体别被其他不干不净的东西给沾染了,谁知他再一抬头,大庆就不见了。

  第三章

  赵云澜抬起脚,鞋底的软泥早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细沙。伸手取了张符纸贴在窝棚边的碎石头上,这地方很邪门儿,明明靠着水却给人一种快要被风干的感觉。

  摸了摸起皮的嘴唇,赵云澜停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

  没过一会儿他就走到了和刚才极为相似的地方,相似的碎石头上没有符纸。

  天边好像被人撕开了一道口子,带着白的灰光漏了进来,赵云澜盘腿坐在碎石头上,旁边是一具和他拥有同样姿势的骷髅,看样子已经被风干的差不多了。这会儿要是有根烟,他可能会更镇定一点儿。

  现在基本能肯定是他走进了个有障眼法的怪圈,圈子应该是在刻意的提防什么人进来,也在刻意的提防里面的东西出去。

  赵云澜注意到,现在的气温明显下降了好几个度。跳下石头看了眼旁边的骷髅,他咬了咬牙说了句,“对不住了,老子还没娶媳妇儿不能就跟你一样耗在这儿。”

  话音刚落,‘砰砰砰’的三声枪响依次响起,赵云澜抖了一下,这地方居然还有人放枪?

  他循着枪声的来源走去,只是走了将近好几十米远,远到刚才蹲坐的石头和骷髅都在视线里缩成了一个小点。

  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已经走出去了,一转眼就看见四周光秃秃的,原先连成一片的破窝棚也不见了,地上坑坑洼洼的一走陷进去一个脚印,赵云澜小心的抬脚挪步,下一脚就踩到了一只手。

  那只手看起来应该是女人的手,裸露出来的一截手腕上缠了一圈的红绳,五根手指上有不同程度的伤痕,赵云澜伸手在土里刨了几下,没一会儿就把手的主人给拉了出来。

  这女人死的很惨,一只手被折断反绑在身后,另一只手从肩膀到手腕缠满了红线,她的脸朝下,头发里沾着泥变成一绺一绺的贴在地上,后脖子上还绕着一圈红线。

  此刻正赶上天即将大亮,阴阳混沌之际,阴邪的东西最喜欢在这个时候浑水摸鱼。

  赵云澜扯了一下女尸脖子上的红线,冷不丁看见女尸动了一下,她慢慢的睁开眼睛,空洞的眼神看向赵云澜,缠满红线的手伸出尖利的指甲向前一抓,赵云澜赶忙退开,一句“我操”还没能骂出口,就见女尸从土坑里拔出两条腿,拉扯着被反绑在身后的断臂朝他走来。

  在女尸快要扑过来的前一秒,赵云澜当即就抬起脚狠狠的朝着女尸的脸一踹,同时使出鞭子勾住女尸的一条手臂甩出去,女尸没有痛觉,摔倒地上后挣扎了一下爬起来,现在她的两条胳膊都被折断,连着一点皮肉盲目的跟着尸体向前。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实在是遭人烦,赵云澜头上冒了不少细密的汗,像这种死而复生的东西他还是头一回见。现在他手里能用的武器只有一根镇魂鞭,能否应付得了这东西他心里也犯怵。

  女尸的嘴猛然张大,赵云澜在她嘴里也看到了一根红线,最为诡异的是那根红线居然在动,赵云澜愣了一秒后赶忙脱手手里的镇魂鞭,女尸不知什么时候用断手扯住了镇魂鞭的另一头,眼看着就要顺着鞭子过来,但似乎已经来不及,血肉模糊的断手猛的抱住赵云澜的肩膀,女尸一张嘴就对着他的脖颈咬了下去。

  赵云澜拼命扭头,两只手扒着女尸的身体就地一滚,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脸打过来,正好打进女尸的右眼,眼珠子当即就爆了出来,和着血溅了他一脸,赵云澜猛然发力把女尸蹬开,狼狈的从地上坐起来,开枪的沈巍已经跑了过来,还很贴心的递给了他一块白手帕。

  “流年不利,居然碰到这么个玩意儿!”赵云澜胡乱的抹了一把脸,手心里黏黏的出了不少冷汗,“沈巍是吧,刚谢了啊。”

  沈巍没说话,提着枪走到女尸边对着女尸的头,胸口和大腿骨补了几枪,等到女尸彻底躺在地上不动了,他才过去扶起地上的赵云澜。

  赵云澜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尸,赞叹沈巍好枪法的同时也不由自主的留了个印象:看着斯文,心却够狠。

  这一次赵云澜靠近沈巍的时候锁魂铃没有响,惊诧之余见沈巍放开他,从兜里又掏出来一块儿手帕给他擦脸,沈巍擦的很仔细,动作却有点儿粗暴。赵云澜抬头看他,探究的目光好像被那副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儿全都挡了去,沈巍松开手,和赵云澜对视了一眼后别开眼睛,“我是个普通人。”他好像知道赵云澜在疑惑什么,出声解释道。

  赵云澜挠了挠头,“啊,我知道。”

  这明显就是欲盖弥彰。

  赵云澜在女尸旁边蹲下,捏起她的嘴看了看,先前他看到的那根会动的红线已经不见了,那东西八成已经成了精,一晃神的功夫就能遁地跑了。

  有了沈巍的带路,赵云澜很快就走到了先前他和大庆走散的地方。

  路上出于疑惑赵云澜借着闲聊的空档问了几句关于之前他迷路的事情,沈巍几乎是有问必答,每一句话都条理清晰,三言两语就解释通了赵云澜觉得奇怪的地方。

  “那这么说,我听到的那三声枪响也是你放的?”

  沈巍摇头,“不是。”

  看的出来对方没有骗他,赵云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糟了,大庆可能出事儿了!”

  果不其然,在河滩边的一块儿空地上,大庆仰面躺在上面一动也不动,“大庆?死胖子?”赵云澜喊了几声,大庆都不为所动,等到他近距离对着大庆说,“老李给你送吃的来了”的时候,黑猫睁了一只眼,“真的吗?”

  “假的。”赵云澜把他从地上拽起来,“吓死我了,还以为你真出事了。”

  “对!老赵,这地方还有别人,那孙子下手真狠,一棍子就把我打晕了!”

  听完大庆的这番描述,赵云澜点点头,招呼了一声站在身边的沈巍,“先回去。”

    黑猫一瞬间从人的形态变回了猫。

  赵云澜从地上把猫抱起来,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沈巍的反应。沈巍好像并不觉得奇怪,觉察到赵云澜在看自己,他偏过头回看了一眼对方。

  也不知道是不是赵云澜的错觉,沈巍每次和他对视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躲闪一下,那双躲在眼镜后面的细长桃花眼里似乎深藏着很多秘密,需要他慢慢的去探索。

  来的时候两条船,回去的时候自然也是两条船。

  赵云澜翘着二郎腿坐在船头,无视对面船上的大庆投来的幽怨眼神,乐滋滋的捧着一碗粥吃。

  真是万万没想到,沈巍居然还能在船仓里找到米缸,还会生火做饭。

  赵云澜脑子里蹦出来一个念头,会做饭会照顾人,干脆带在身边得了。很快他又摇了摇头,特调处里都那么多珍稀物种了,再来个鬼还不闹翻天?再说,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呢。

  不知名的水鸟在水上停了一会儿后又飞走,留下一圈浅浅的涟漪。趁着水面上的波纹还没散去,赵云澜朝里面丢了颗石子,听着小小的‘扑通’一声,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出奇的好。

  ————未完待续————

评论 ( 2 )
热度 ( 7 )

© 南里草 | Powered by LOFTER